Jinyoungieieie

all榮✌

幹我真的好慘 

現在只能翻自己的like那幾篇反覆看

因為現在tag裡都是他媽的屎文幹

幹 好像幹ㄍ一ㄠˇ人哦幹

他媽的幹

好想看all榮文啊ㅠㅠㅠㅠㅠㅠㅠㅠㅠ

好久都沒有糧吃了ㅠㅠㅠㅠㅠㅠㅠㅠ

乾 不要再寫榮你他媽的屎在了拜託 求求了

看到就想吐 媽的 

好好的tag裡竟然有一堆倒胃口的垃圾文 乾乾乾乾乾


乾 我這輩子都不可能吃榮你媽的在 乾


哥哥line的團寵




🍗❤🍑❤🐶




有看到旁邊兩位寵溺的眼神嗎?!(雖然中間那位帶著墨鏡)


(這個我可以加伉儷跟嘉珍的tag嗎?🤔)















.


想寫一篇all榮文 把珍榮寫得很渣很花 把大家都虐的要死 但是大家還是很愛他  but我文筆很差所以...



【范宜珍】Alibi / 不在场证明

太刺激 必須收藏🌚🌚🌚🌚

FAyE_ Kohara:

-FM上那个偷用洗发水梗


-3P


-范宜吻戏有床戏没有


-本质在荣+宜珍


-高污


-跟真人没一毛钱关系


-梗不是我的


-我不是人


-ONLY GOD CAN JUDGE ME


-但求求你们不要人肉我




RPS无关真人 RPS无关真人 RPS无关真人 














RPS无关真人 










Alibi


 


林在范从淋浴间走出来的时候,段宜恩正站在洗手台前一手拿手机一手刷牙。他叫了对方一声,换来一声因为含着牙膏而模糊的应答.男人半干的深色头发垂在额前,连头也不肯抬一下。林在范草草把浴巾围在腰间走到那人身边去够牙刷,而段宜恩终于抬起头来,直直望进林在范眼里,一开口,像甲子园里的冠军击球手打出一记时速一百零三英里的快速球:“你又用他的洗发水了?”


 


林在范边往自己的牙刷上挤牙膏,边从自己滴着水的刘海后面斜着眼睛看他,心说这位朋友鼻子还真灵,当初要不是对方顺着自己发梢上那缕属于第三人的香气摸到些蹊跷,又怎么会不远万里跑去南半球在众目睽睽之下检举揭发自己的不轨。但,林在范清楚的,并非段宜恩天赋异禀得应该转行做缉毒犬,这香气是五十二赫兹的鲸鸣,而林在范和段宜恩是整颗星球上唯二的两只爱丽丝。就好像,此时此刻,林在范隔着自己牙膏的胡椒薄荷味和段宜恩牙膏的青苹果味,精准捕捉了对方发间那纵使被吹风机的热风稀释得零零落落,却依旧存在感强如一头熊的,与自己脑袋上如出一辙的香气。于是他堪堪收回斜过去的眼光,面无表情地回答:“你不也用了么。”


 


段宜恩含着水忍住一声笑,也不急着应答,自顾自吐了口里的水,拿起毛巾擦脸,见林在范头发上的水滴滴答答落了一地,又看不过眼,索性把擦过脸的毛巾往男人头上一搭,伸出手仰起下巴隔着毛巾揉搓他的脑袋。林在范没躲开,对着镜子挑一挑眉,漱了口,问:“咦,你不是洁癖么。”


 


“反正闻起来都一样。”


 


背对着段宜恩,他看不见他的表情,但他听出那人一定是笑着的,笑意把他的不怎么柔和的沙哑嗓音濡得湿漉漉,是只有面对第三个人时才有的温软语调。


 


第三个人,用英文写出来要加一个定冠词来特指,因为他是在说,不在场的那第三个人。


 


多数时候第三个人是不在场的,毕竟那人热衷独处,搬宿舍前本就是单独一间,换到现在的新宿舍更是变本加厉,抱着剧本关起门来一窝就是一整天,要么就是奔波在剧组和音乐节目之间,抛下林在范和段宜恩两个在宿舍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然而如今,他在那条毛巾底下阖起眼睛,又生出那人就站在自己身后为自己擦拭头发的错觉。这念头似乎对段宜恩不甚公平,但自己不过是想想,落不得一个其心可诛的罪名,更何况,下一秒,段宜恩已经抓着他的肩膀把他扳过来,堪称热情地吻上林在范的嘴唇。林在范对故事的发展不仅全盘接受,甚至还暗中考虑要留意一下不在场者的牙膏品牌推荐给段宜恩,毕竟同款气息的唇瓣风味更佳,转念又觉得自己的计划近乎变态,反省之际突然觉得胸口一凉,低头一看惊得嘴都来不及合上——他没叫过段宜恩“哥”,可此时他却感慨这哥哥到底是大自己几个月,连变态程度都略胜一筹。胸口一小块黏糊糊的白色液体,是段宜恩从洗发水瓶子里挤出来亲手抹上去的。于是两人彻底被不在场者的香气浸没,它压倒性地盖过两人牙膏的味道,盖过年轻男性皮肤本身的味道,盖过空气清新剂的柠檬味,盖过原本充满了整间浴室的湿冷而隐秘的潮气,在狭小密闭的空间里,把彼此都蒸得头昏脑涨。


 


段宜恩发觉自己其实是不认识林在范的,共度的一千天像候机室里流淌的时间,等候那班始终晚点的飞机时当然也是头抵头肩并肩地共坐,可踏出荒废的年华之外,依旧是谁也不认得谁。所以当男人很快举一反三,顺着他的脖子咬下来,一路舔到他的锁骨的时候,段宜恩只觉得惊喜。原来让林在范放下自我并没有想的难,就像让自己放下自我也易如反掌,倒不是彼此真魅力四射情投意合,是那化作分子的不在场者在空气中不休地随机运动,无孔不入地钻进血管,在血液之下疯狂游来游去。


 


可是不对,不在场的那个男孩子,分明是在场的。林在范只要尽力吸气,那孩子就顺着气管充盈肺叶,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男孩子形状饱满得好像时时刻刻在撅起嘴来的双唇按在林在范的发旋,落下一个又一个柔情似水的吻,就像他低垂的眉与眼,是一条可以信手掬得的河流。于是他伸出手,在自己的脑袋被轻轻捧起来的时候,在细密的亲吻落在嘴角的时候,林在范握住了对方的手腕。男孩子雪白的手腕在他高热的手心失了形态,下一秒就会雪花一般融化,可是林在范睁开眼睛,手中段宜恩的手腕骨节形状分明,从来没有要融化的意思。原是春天跟他开的恶劣玩笑,四月不再下雪了,柳絮纷飞得很好看,可惜是无情物。


 


“可惜你不是他。”林在范说。随后他感到小口咬着自己下巴的那张嘴正牵出一个促狭的弧度,果不其然,段宜恩的声线里也带了三分讽刺:“你也没有他好。”林在范低声笑起来,把他推向洗手台,俯身欺上去恶狠狠地咬他的嘴唇,而段宜恩抓着男人的短发,心有灵犀地也没有要怜香惜玉的打算。


 


前戏都有点变味,场面像在打架,于是倚在门口的朴珍荣终于忍不住抱着臂轻轻笑出声,在事态失去控制之前打断这场戏。纠缠不清的两位猛然看过来,都不是什么一惊一乍的个性,此时仓皇失措的模样才更让朴珍荣越看越有趣。他一开口,埋怨队里忙内一般数落两位年长者,“你们又偷用我的洗发水,”他说,“再这样我要开始收费了。”说着他拎起那瓶所剩无几的洗发水放回玻璃淋浴间里。其时林在范率先找回自己的舌头,刚打算张口解释些什么,又被轻巧插进自己和段宜恩之间的朴珍荣打断。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第三个人如今挤在自己与另一具身体之间,没有半点要离开的意思,甚至还伸出一根手指揩下林在范胸口的白色液体,同时不忘拿臀部隔着睡裤蹭段宜恩的胯间。“做这种事情不带我,我吃醋了。”他标志性的低音跟娇嗔扯不上半点关系,林在范与段宜恩却一口咬定那是他们听过最勾人的撒娇。舌头都打结,段宜恩方才那股游刃有余的变态劲早被丢到九霄云外,而林在范被那双眼盯住,哪怕那人本性是美杜莎他也心甘情愿化作一座石像凝视对方到地老天荒。于是斡旋在两人之中的朴珍荣好整以暇乘胜追击,声调软下来却多了几分威胁意味:“就这样抛下我,好坏啊你们。”






点我

榮BO合集 - all榮一次滿足

榮BO合集


喜歡哪對任君挑選


🍑 💋 🐔


🍑 💋 🍗


🍑 💋 🐶


🍑 💋 🌞



🍑 💋 🐍


🍑 💋 🐜





all榮萬歲!!!!


JJ???


朴珍榮 你這樣我是會誤會的

會開始期待你們快要回歸的